纪实同志小说:武汉合租过的男人(10)

2014-03-29 作者: 阅读:

  江力又打来电话问我在那里,我让江力在酒吧门口等我,然后匆匆的掐灭烟火,朝酒吧门口走去。

  江力是个很心直口快的人,有时候我会认为他很毛躁,而他却说我就像一块海面,桶进去一刀都不会有太大反应的淡定。或许是因为每天工作接触不同的人吧,我也不解释了,因为我喜欢海绵,特别是鲁迅老先生笔下的,嘿嘿。

  我看到江力的时候,江力在门口转换着头的角度不停四处张望,当看到我从江滩走近的时候,连忙跑到我身边拍了我一下说,搞么事撒,还蛮有雅兴优哉游哉的看江滩美景,不是说几分钟的么?都快赶上武汉三镇一日游了。我笑了笑说,那有撒,不是好久没有来江滩么,随便看看。江力也不理会我说的,一把把我拉进酒吧边走边说,快进克,位置都安排好了,大家都等着呢?

  如果说人有两面,那么我也如此,随着酒吧让人摇晃的动感音乐和各色交错穿插的光线,我似乎又回到以前,迷醉的享受着。

  江力拉我到酒桌上后,介绍着我跟他一起来的朋友认识,然后大家摇着骰子喝着酒抽着烟。大家抽的都是黄鹤楼,当我拿出火之舞抽的时候,对面一小伙拿出他的烟给我,江力呵呵一笑的帮我挡回去了说,他习惯抽10块一包的,对面小伙大声回应着对江力喊着说,挺专一的嘛!说到专一,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专一的人,说专一似乎有点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之类的感觉,我笑了笑,笑得很开心,什么也没有说。然后陪着大家继续喝酒。

  随后江力消失在我们视野里,不知道去钓那位帅哥了,其他的三个人似乎有一对是朋友,在一旁又是亲吻又是熊抱。另一个像学生的似乎一直不怎么说话,虽然算不上帅哥,但是看起来挺单纯的,我问他叫什么,他让我叫他小佳。我继续问有朋友没?他说没。我说喜欢什么样类型的赶快去搭讪啊?他低着头想了想,半天憋着几个字吐出来说,喜欢江力。当他说喜欢江力的时候,我仔细的看了看他,这才发现他有点局促和腼腆,似乎想随时找个机会离开这里。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,第一次来浪漫也是这么,根本没有想过找什么艳遇,期待着进来,也期待着出去。我问他是不是第一次来酒吧?他双手握着酒杯点了点头。我拿起酒杯示意他撞杯喝酒,喝完了突然有点同情他起来,喜欢的人在旁边和别人搭讪,而自己呆呆的坐在位置上。这时候江力拿着空酒杯正好回来,我拉着江力在耳朵边说,别人喜欢你,你还到处风流?江力会心一笑放下酒杯,转身抱着刚才还有点孤单的学生伢,很亲热,瞬间让人感觉像一对恋人。

  看着左边一对,右边又一对,我竟然孤单一人了,想想刚刚还同情别人来者,不禁内心苦笑的喝起酒来,这个圈子太容易是情人了,却太不容易是情侣。

  我喊着喉咙跟江力说:“我见到苏克了。”

  江力说:“什么?我听不见。”

  然后我又重复了一声。江力有些吃惊的靠近我说:“你们在一起了?我点了点头。”

  江力说:“我都两年没有见他了,真不晓得他死那克了玩消失。”

  我说:“他结婚了。江力啊了一声说,那小子竟然结婚了,是LES么?”
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应该不是吧。”

  江力继续说:“既然他结婚了,你们就结束吧。”我明白江力的意思,圈子里有很多这样的例子,和结婚的gay继续最后大多两败俱伤不欢而散。但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,而发生在我身上则是事故,也才能体会到这些感受。也许是江力知道自己不应该说得这么直接,转过头来又安慰的跟我说:“既然你还爱他,别把他当成你的全部就好,你懂我的意思么?”这句话的意思更多了一层,意思是结婚的苏克有着自己的生活,给予不了全心全意的爱,只是他生活的调味品,有更好,没有也会过下去,即使说千百遍多么多么爱你,老婆孩子喊声老公爸爸就回家。我点了点头同江力喝了一杯。

  结束的时候,他们四人搭车走了,我发现自己竟然今天没有人来搭讪,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,喝得有点醉眼朦胧的,大街上灯光在眼里拉得细长,远远的街灯像一个个整齐绽放的金菊,今天不回武昌了,直接打车回家。

  到家后,妈妈已经睡了,爸爸还在客厅看电视,问我怎么现在回来?是不是又去酒吧了?我换下鞋子连说,知我者莫若父啊!爸爸继续说冰箱里还有小涛(姐夫)从汉南带来的西瓜,让我待会去吃。我放下包在房间里找了身换洗的衣裤洗完澡,看到爸爸还在看《人与自然》,跟他说不早了睡吧,然后跟爸爸打完招呼去自己房间,躺下就睡着了,夜里做了几次梦,也醒了几次。

  这一晚,做了几个梦,也醒了几次,梦到了苏克和铭野。许多人说,梦和现实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,我却找不出他们,一起出现在我梦里的关联。

  早上起来的时候,屋里还有浓浓的酒气,头又昏又痛,肚子感觉像酒精浸泡过一样发烫,回想起昨晚的梦,没有多想,毕竟虚幻的东西,去深入的想像是没有意义。

  在家吃过晚饭后,准备回武昌时候,妈妈塞了两盒保鲜碗,面分别装着我最喜欢的酱牛肉和粉蒸肉。有点小感动,想对妈妈肉麻的说一句,妈妈,I LOVE YOU.没有说出口回到熊家咀后,路过那天面馆的时候,看到了服务生小帅,他蹲在地上,刷洗着地毯,样子认真而细心,让人产生怜爱。不知道是不是人真的有第六感,他回过头来看到了我,我微笑的朝他笑了笑,他嘴角弧度微微扬起,有一种春天第一朵花开的暖味与清新。我们互相看了一会,如果没有感觉错的话,他对我没有同性相斥的排斥,更多了一分友好,感觉嗅到同类的味道。

  7月的武汉越来越热,让人想起小时候奶奶的酱油诗:“七月天气热,扇子借不得,虽说是朋友,你热我也热。”

  每天我期待着苏克见面和缠绵。一切感觉都很好,只是苏克的电话一次比一次多的感觉,不过想想毕竟是经理又结婚了,也没有多想什么,只是在缠绵的关键时刻接电话,让人有点忍受不了,为这件事,我和苏克还小吵了一架。

  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,还是内心世界开始焦虑起来,整个7月像大脑繁殖了许多情绪,让人闷闷不乐。唯一让我还记忆深刻的是22号那天日全食。区行下了紧急应对措施,在日食出现的前后十五分钟停止办理任何业务,同时有必要关门以防意外发生,日食出现的时候,天空整个变成昼夜般,天空气温迅速降下来,刮起了大风,信号也出奇的差,让人想起了2012世界末日或者是外星人降临人类的感觉。

  

查看更多纪实同志小说武汉合租男人 相关文章
最新小说 / LATEST
热门小说 / HotRead